主页 > 情色笑话
旧梦新欢上

●旧梦新欢(上)

「好久不见了,你好吗」嫣嫣手拿着电话,嘴却向我问好,说话时露出洁白的贝齿。

「高中毕业之后,我还是一直记挂你呀!」我答非所问地回答她。

「我默默地结婚,你生我的气吧!」嫣嫣显出有夫之妇气定神閑的样子,察看着我的神情。

「令我很失望,好像生活都沒有意思了」

「是吗」嫣嫣高兴地笑出来了。

然后我们一起到一个静一点的位置坐下来,互相谈起各自別后十二年的经历,嫣嫣说她有了两个男孩,一个

读小学三年级,一个读小学一年级。我难以置信地望着嫣嫣。嫣嫣已经有过两次生育,仍然保养得这麽好。

「你呢」嫣嫣望着我问道。

「我有了三个孩子!」

「哦!原来你也当了爸爸了呀!」嫣嫣也以惊奇的眼光望着我。

「现在约你出来吃饭行吗」我问道。

「白天才可以,晚上我要带小孩子。」

「那我 好请假了!」我说道。

「光爲了一餐饭就请假吗」嫣嫣用神秘的目光望着我问道。

「过去我们曾经在课堂的椅子下偷偷地接触过,难道再也不能更进一步吗」

「你是说偷情这回事吗」嫣嫣有一点脸红地问。

「你有沒有意思呢我现在还是很想和你抱一抱呀!」

「我都想呀!但是我丈夫醋劲很大,又很鲁莽。万一让他发现了,有可能打死你的呀!」嫣嫣低声说道。

「 要能和你好一次,死了也甘心呀!」我笑道。

「別乱说了,你真的那麽想我吗」

「是真的!我恨不得现在就抱住你玩一场。」

「太让你失望了,我都三十岁了!」嫣嫣笑道。

「并不失望呀!我也是三十岁啦!」

「我虽然不敢偷情,但是也不是沒有办法的。」嫣嫣低头悄悄地说。

「有什麽好办法呢」我兴奋地追问。

「夫妇交换呀!」

「夫妇交换!」

「是的,我丈夫虽然很吃醋,但是他对西方的换妻游戏很兴趣。最近他还对我提起过加入本港的换妻俱乐

部,不过我怕那太复杂。」

「你很了解你丈夫吗」我问道。

「我不敢说完全了解,但是我相信这件事 要我答应就行。所以 要夫妇交换,你就可以抱住我,你要把

我怎麽样都可以的!我丈夫就抱你太太,这样行不行呢」嫣嫣说时,以一种奇妙的,认真的表情望着我。

我刚才曾经说过:抱一抱嫣嫣,死都不怕。虽然觉得自己的妻子要让嫣嫣的丈夫去玩,有一点不是味道,但

总不能不答应吧!于是我说道:「 要我妻子肯,让你丈夫抱一抱也是不要紧的。因爲我很想要你呀!」

「这就好了,其实我十二年来一直忘不了我俩当初那一段抵足传情的日子,一想起那时的情景,我心就

痒起来,恨不得即时让你抱住任玩呀!」

我望着嫣嫣含情脉脉的秋波,心也涌起一阵少有的冲动。不过这毕竟不是适当的场合。我将卡片交给嫣

嫣之后,爲了应付这个场面,就分別和其他同学叙旧了。

回来之后,我对太太一说,她就笑了起来。

我却觉得有点失望,本来我认爲她听了应该愤怒拒绝的。

「原来你对嫣嫣还是那麽难忘的呀!」我太太边笑边说。

我忙说:「 不过是试一次,了却当年的旧愿而已。」

「行呀!不过,若是换了以后,你觉得嫣嫣比我好,而提出与我离婚,我可不依你哟!」我太太说着就依

入我怀。

「不要说这些啦!玩她一次我就满足了!」

「那好呀!但是我还有一个条件。」

「你说出来呀!」

「我在中学时也有一个同学,他很喜欢我,我也喜欢他。但是我和他一起时,他向我求欢,我害怕而和他

断绝来往。所以现在我也希望和他们交换一下,就是这条件!」

「你有这个男人,我还是第一次听你说。」

「因爲平时沒有必要说呀!」

「现在你同他还有联系吗还有约会吗」

「他有打电话约我,不过我带着小孩不能赴约!」

「你跟他提过交换的事吗」

「说过了呀!是他提出的,他说 要能玩我一下,他的太太让你玩都无所谓的。」

「他倒也很大胆开放呀!」

「你也差不多呀!」我太太在我怀娇声说道:「爲了玩你的邱嫣嫣,就把我去给陌生的男人玩!」

我吻了吻太太的脸蛋,抚摸着她的乳房说道:「好了,我也成全你们,不过 此一次,交换之后,如果你们

继续偷偷摸摸,我可不答应哦!」

「绝对不会的,如果要玩,还是采取交换的形式呀!」

「那时我或者会拒绝了。」

「我敢说到时你绝对不会拒绝的!」

「爲什麽你感这样断定呢」

「他姓姚,姚太太是一位二十三岁的美女。还沒生过孩子哩!比我还小四岁呀!这样一位年轻的住家少

妇,你沒有理由不喜欢的呀!」

「 有二十三岁吗」

「结婚才两年,对你来说很划算呀!」

我暗想:在肉体方面,也许那位年轻的少妇要比自己的太太要好得多。

「嫣嫣的丈夫多大年纪了」我太太问道。

「比嫣嫣大十岁,四十了!」

「哎哟!好像叔伯了,不过或者比你更懂得怜香惜玉,玩起来也许更有趣,可以领教更多东西哩!」

三天之后,我接到嫣嫣的电话。

「你太太同意了吗」嫣嫣的声音很爽朗。

「同意啦!」

「我这边也行了呀!」

「几时开始搞呢」

「大后天是星期六,就来我家吧!小孩子们九点锺就睡了。九点半我们就可以开始玩了呀!」嫣嫣还把她

家附近的目标物祥细地介绍了。

「你太太不会正是经期吧!」

「不会的。」

「那就好了,我也会洗得干干净净等你来抱我。到时你如果找不到地方,就打电话上来。」

「好吧!星期六晚上九点半,我和太太到你家去。」我放下电话后,裤子那根东西,不自觉地举起来了。

当天晚上,我把这事告诉太太后。心情特別兴奋,就和她玩了一场。第二天晚上,我又是缠着她不放。

「你现在若不储存能源的话,到时和嫣嫣搞时就不行了呀!」可是太太越是这样劝说,我越是紧抱着她

不放。

我想和嫣嫣贴肉拥抱的心情与日俱增,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自己本来独自拥有的妻子也快赤裸地落入別人

的怀抱。这两天,我就是在这种矛盾的心理下晚晚插入太太的肉体,弄完了还是紧紧地搂住她的娇躯不放。

直到星期五晚上,我太太坚决不让我插进去了,甚至连睡衣都不让脱去,才一夜相安无事了。但是我仍然不

停地抚摸着她的乳房和阴部。

「你让我睡吧!我知道你很疼惜我,但是也不用担心我一个晚上就会让人家玩坏了呀!」太太柔情地安慰

着我。

星期六晚,我太太找来她嫂子代爲看家,我就带她到嫣嫣家去了。

一路上我心潮翻磙,越想越慌乱。但是沒办法啦!不这样的话,自己就得不到嫣嫣的肉体,失去另一种乐趣

。我这样地安慰自己,可是心情还是十分沈重。

嫣嫣的丈夫嘉铭头发已经花白了,我生硬地和她打着招唿。我太太在嘉铭面前也显得很拘谨。

嫣嫣把我们带到客厅,分给每人一罐啤酒。

嘉铭一边大口地饮着啤酒,一边说道:「我已经四十岁了,嫣嫣还是狼虎盛年。我觉得要爲她想个办法,就

提出夫妇交换的事。嫣嫣一直说不要,后来遇你们,才决定和你们交换了!」

嘉铭喝了一口啤酒又对我说道:「不过她一答应了之后,我又觉得让她被別的男人抱去玩,心很不是滋味

,不过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今天见到你,又觉得很顺眼的,所以我也放心把她交给你啦!」

「我的心情也是和你一样的,刚才一路上还是非常矛盾和混乱哩!希望你和我一样疼惜我太太吧!」说

着我故作大方地把我太太推到嘉铭的怀抱。

嘉铭搂着我太太坐到对面的沙发上。嫣嫣把客厅的电灯调暗了,也向我投怀送抱。

「你要不要冲凉呢」嫣嫣温软的身子依在我怀。两座乳房紧贴着我的胸部。

「出来时我和太太一起冲过凉了。」我的下面立刻挺起来,顶在嫣嫣小腹下面。

「我俩也是刚刚洗过澡呀!」嫣嫣将下腹紧贴我凸起的部位。

嘉铭已经隔着衣服在触摸着我太太的胸部了。

嫣嫣就和我嘴对嘴地亲吻,俩人的舌头互相交卷着。

「啊哟!……」我太太低声叫出来,原来嘉铭的手已经强行摸进我太太的裙子面了。接着我太太的裙

子被掀开,嘉铭的手腕穿过桃红色的底裤,已经摸到她的阴部了。

「哇!好湿滑了呀!」嘉铭笑着说道。

「晤!不要嘛!羞死啦!」我太太扭动着细腰,双手却勾着嘉铭的脖子沒有抵抗。

「你平时也是这样多水多汁吗」

「不知道!」

听到我太太和嘉铭的对话,我腿根那条越来越硬了。嫣嫣从我裤腰伸手进去捉住,轻轻地握着套了两下。

「我们进房吧!」嫣嫣提议,我点头同意。

嫣嫣拉着我的手离开客厅,走到一间房。床上已经铺好了被褥。嫣嫣把我的上衣挂到衣架上,又把我的外

裤也脱去了。然后她背着我脱去了上衣和裙子, 穿着乳罩和极薄的内裤。

「我先上床啦!」嫣嫣把我将内裤撑起的肉棍儿又摸了一下,转身钻到被窝。并解下奶罩放在床头柜

上,顺手将床头灯拧暗一点。我把剩下的一条内裤脱去,也钻入被窝。嫣嫣热情地搂住我,我也用手去抓

住她的乳房摸捏着。虽然我太太比嫣嫣还要年青三岁,但是这时候我觉得嫣嫣的肉体更具新鲜感。也许这是

对未曾熟悉的女人肉体,所産生的一种好奇心在使然吧!

我摸向嫣嫣的小腹,嫣嫣的内裤还未脱去。于是我掀起被子,替嫣嫣脱去内裤。

「终于有机会让你脱我的裤子啦!」嫣嫣含羞答答地捂住自己的脸,挺起腰身,让我把她的内裤脱掉,

嫣嫣身体上最神秘的地方终于披露出来了。

嫣嫣的阴毛比我太太茂密得很,一阵女人的体香,温柔地向我袭过来。我慢慢分开了她的双腿,芳草之间出

现了一条粉红色的肉缝,两片小唇的顔色比我太太的深好多,这顔色也许是记录了嫣嫣十二年来的性爱历史吧!

我轻轻拨开她两旁闪着滋润光泽的唇儿,发现她的肉洞儿却仍然是粉红鲜嫩。特別是那颗晶莹的小肉粒,正

在微微颤动着。我忍不住用嘴唇去吮吸,还用舌头去添弄。嫣嫣浑身颤抖着,肉洞溢出了好些液汁。

「我痒麻得很,停一下再弄好吗」嫣嫣抚着我的头说。看来她真的消受不了啦!

我停止了一切动作仰卧下来,嫣嫣立即挪动身子,把我昂首向天的肉棒子全部衔进她的小嘴。这一意外的

行动,使我又吃惊又感激。嫣嫣用手指捏着肉棒的根部,一会儿上上下下地舐着,一会儿又含入嘴吞吞吐

吐,那种湿滑和温软的感觉令我实在陶若欲醉,我感觉就要射出来了。便搔弄着嫣嫣湿润的肉洞口的小唇儿

,说道:「嫣嫣,你弄得我好兴奋哦!让我进入你这迷人的小肉洞吧!」

嫣嫣立即吐出我的肉棒,仰卧着分开大腿。我骑了上去,嫣嫣用手指将肉棒带到洞口,我的身子一沈,终于

第一次和我多年来心所记挂的女人真正地交睽了。

嫣嫣温柔地抱住我,我忽然感觉到这种的拥抱,我太太要肉紧得多。而且我太太爱液的分泌也要比嫣嫣多一

些。我突然联想起太太这时大概也正在被嘉铭压在身体下面奸淫吧!嘉铭会不会鲁莽地弄痛她呢我太太的

感觉又如何呢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令我充满了妒嫉,又将这妒嫉完全发泄在嫣嫣的肉体上,动作显得格外

剧烈。

「你好利害呀!我让你玩死啦!」嫣嫣可是肉紧地搂住我的手臂,毛茸茸的阴部也极力向我的肉棒迎凑。

「啊……射进来吧!啊哟!我又酥麻啦!」嫣嫣放浪地呻叫着,下体开始有节奏地收缩着。

我放松了自己的忍耐力,趁势在嫣嫣的肉体内喷射了。嫣嫣全身微微震栗着,接受了我在她肉洞第一次射

入的精液。

我把肉棒从嫣嫣湿淋淋的毛洞抽出来。从枕边抽出纸巾埝在嫣嫣的下身,嫣嫣的肉体还在不停地抽搐着。

「哦!对不起啦!」嘉铭突然推开门坐进来了。他 穿着一条内裤,而嫣嫣这时仍然仰面朝天,一丝不

挂的躺在床上, 有两腿间还塞住纸巾。

「再三吩咐过你了,还是让人插进去啦!」嘉铭虽然笑着说,却用妒嫉的目光,注视着嫣嫣湿淋淋的下

体。

「沒有插进去呀!你出去嘛!」

「撒谎可不行的,我检查一下就知道了,一定是让他射在面了,才这样湿滑。」

「他要玩,我能不让他插进去吗你刚才不是也插进他太太那吗」

「不行,我一定要教训你!」嘉铭边说,边脱去内裤,扒开了嫣嫣的双腿,除去塞住她肉缝的纸巾,就把

自己的肉棒塞进去了。而且一面动作,一面对我笑道:「对不起啦!我听见她的叫声,实在太兴奋了!一定

要幹她一场才行呀!」

我也笑道:「嫣嫣很听你的话,是我强行插进去的,你千万不要怪她呀!我太太在那呢我也想去看看她

。」

「在对面房间,客厅另一个房门就是了。」嘉铭头也沒回,专心地压住嫣嫣肉体上,在我刚刚注入浆液

的肉洞进进出出,弄出了「蔔滋」「蔔滋」的声响。

我记挂着自己的太太,沒有继续看下去。穿上一条底裤,就到我太太所在的房间去了。柔弱的灯光下,我看

见太太好像很疲倦的样子,身上 穿着内裤和歪歪斜斜地戴着乳罩。我脱去内裤,赤条条地躺到她身边,我

太太也战战兢兢地向我靠拢。

我把她的内裤脱掉,她也赶紧把奶罩除下来了。

「你同他做过了吗」

「你呢」我太太不敢正面回答。

「好好地做过了一场啦!」

「射进去了吗」太太担心地握住那根东西问。

「当然射进去啦!」

「嘉铭可沒有射出来呀!」太太伏在我胸前说。

「插入了吧!爲什麽不射出来呢」

「插进去了!」我太太小声的说。「不过她好像记挂着他太太,所以射不出来!」

「是吗那麽你这岂不是沒有得到他的滋润了」我笑着说,且用手指挖进她湿滑的部位。

「去你的!你是喜欢我让人家玩透才开心哩!」太太扭动着身子撒娇地说。

「不是这意思呀!我是认爲既然交换了,你也该得到应有的快感嘛!」我一边摸捏着她的奶子,一边哄着她。

「嘉铭称贊我身体很好。你可是一次也沒有像他那样贊过我。他有沒有在你面前称贊过我呢」

「还沒有哇!」我回答。

「那你认爲我和嫣嫣比较起来怎麽样呢」太太反问时好像特別留意我的表情。

「胸部,这个地方,都是你比嫣嫣美呀!」我再次在那湿滑的肉洞挖了一下。

「嘉铭最初也想彻底地玩我的,他在客厅就把我浑身上下都摸遍了,你和嫣嫣进房之后,他也把我抱到

这。他先把我脱得一丝不挂,然后也要我帮他脱得精赤熘光。他把我放在床上像鉴赏古董一样摸玩我肉体

的每一个部位。嘴就贊不绝口。」

「那你又是怎样爲他服务呢」我故作大方的问道。

「嘉铭贊得我很开心,我就乖乖地让他玩摸我的乳房,也继续让他用手指把我下面翻出来细看。后来他

就插进去了。我被素不相熟的男人摸玩和插入,高潮好像特別来得快。才让他弄一会儿,已经酥麻了。嘉铭

称贊我好多水汁,更加起劲地插我。我真的让他玩得好兴奋,不过我怕你回去会笑我,也担心影响你和嫣嫣

肉搏的情绪。所以我强忍住,不敢叫出来。 是小声地在他耳边哼哼。」

「我在玩嫣嫣的时候,也是记挂你在让人家玩的呀!不过后来我疯狂地让不平衡的情绪在嫣嫣的肉体上

发泄了。」

「嘉铭就是在那时不行了呀!本来我觉得他已经快射出来了,可是他太太欲仙欲死的叫床声传过来,他

就浑身不自在了,后来索性扔下我到你们门口窥视。一知道你们弄完,他就闯进去了。是不是去骂嫣嫣呢」

「他责怪太太让我插进去,当着我的面,就按住嫣嫣幹下去啦!」

「哇!真可怕!其实他有什麽理由阻止太太让你插进去呢那时他都已经插入过我的身体了呀!」

「俩公婆耍花枪嘛!看得出嘉铭是很爱嫣嫣的,这也许是一种情趣吧!」

「你就不同了,你巴不得我让人家玩死,好另找別人。」太太娇羞地在我又硬起来的肉棒子轻轻打了一下。

我分开她的双腿,骑了上去。

「你不会嫌弃我让人家插进去过吗」

「不觉得呀!你不还是一样很可爱吗」

「奇怪!」太太把我的肉棒纳入他的肉体,又挪了挪小腹,让我更深入一点。并说道:「我在让嘉铭

插时,心还是想着你呀!」

「嘉铭沒有射进去,你有何想法呢很想他射进去吗」

「我是想尝试第二个闯进我身体的男人,最高峰的一刻是这麽样的表现。但是嘉铭听到他太太叫床的

声音之后,我就担心他不能跑完全程了。」

「不过他也算带给你从来沒有过的刺激吧!」

「这点我也不否认,虽然他的硬度,大小,运动的节奏都差过你,但是这一种新奇的环境的确让我産生

莫名的兴奋。还有,让男人玩玩插插,就扔下不管了,这也算是从来沒有过的刺激吧!」

「话虽这麽说,刚才如果你大声地叫,我可能也会跑过来看看呀!」

「这麽说,你更爱我了。」

「是呀!」我肯定地说。

「啊!亲一亲!」太太甜甜地说。一面轻舒着双腿,挺起腰身摇动着。

我也继续默默地耕耘,直至我太太发出淫声浪叫,嘉铭和嫣嫣也闻声过来看热鬧,他们已经冲洗过了,却双

双赤裸裸的进来。我还是第一次在有观衆的场合下做爱,显得很不自在。嘉铭把嫣嫣赤条条的身体推一推,

嫣嫣不很情愿地过来对我说道:「我先生很抱歉刚才的不是,现在他想向你太太陪个礼了!」

我当然知道是怎麽一回事了。便对太太笑道:「怎麽样呢」

「你放心过去吧!」我太太望了嘉铭一眼,风趣地对我说:「等一会儿如果我被他玩得叫了起来,都不

必过来理我呀!」

我不禁笑了出来,接着离开太太的身体,随着嫣嫣走出来时,回头一望,嘉铭已经站在床沿,高举着我太太

雪白的大腿,摆好姿势,准备插入我太太的肉体了。

嫣嫣拖着我回到刚才的房间, 见床铺已经整理过了,我暗暗觉得嫣嫣实在细心。嫣嫣让我仰卧在床上,然

后骑上来,把我的肉棒吞入小腹下的丛林。次来港老同学的聚会中,我可以和嫣嫣久別重逢,实在太兴奋了。

高中毕业以后才第一次见面,一別就是十二年,双方都是已经三十岁左右了。当时在内地就读高中三年级的

时候,我和嫣嫣曾经是一对恋人。然而毕业之后,时随景迁,嫣嫣让父母作主嫁给了一位港客的儿子。而我

也和另一位同事结婚了。

我曾经对太太提起中学时代有一个恋人叫邱嫣嫣,我太太并沒有吃醋,反而好奇地说道:「餵!是怎麽样的

一个女人呀!我倒想见见她哩!」

其实所谓恋人,倒是有些言过了, 不过当时我知道嫣嫣好喜欢我,我也不讨厌她容貌,那时嫣嫣坐在我背

后的位置。我有时把脚缩在椅子的横木上,而嫣嫣经常把她的腿向前伸直,结果她的脚就接触到我的脚了。

我们的学校在中国南方,学生们多数穿着拖鞋上课,所以嫣嫣就和我肉对肉地接触了。初时我很不习惯地避

开了,后来有一次我故意不避开,嫣嫣也沒有把脚缩走,俩人肉脚互相接触了好久,直到下课铃响了才分开

来。那时我心不由得産生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异样感觉,兴奋得连下体都硬起来。

以后,我更经常把脚缩在椅子下面,好些时候嫣嫣的肉脚已经在那儿等着了。起初嫣嫣 假装若无其事地和

我 触着,后来竟用她的脚趾轻轻搔弄我的脚底。我明白嫣嫣是在挑逗我。不过那时的校规不准学生谈恋爱

,所以我并沒有勇气进入情关,但是我觉得和嫣嫣的肉脚接触时很刺激好玩,所以总是不由自主地把脚缩在

椅子下和嫣嫣暗中接触。表面上她和我都不动声色,但是我知道彼此的内心上都在燃烧着情欲的火焰。

紧张准备考试的高中三年级下学期转眼间匆匆过去,我和嫣嫣还来不及进一步发展感情,就在随着毕业而分

手了。然而,想不到十二年却后能在香港再度重逢。

留在我记忆中的邱嫣嫣还是个少女,眼前的嫣嫣虽然谈吐成熟多了,但模样儿并沒有很大的变化,还是那副

娇媚的容貌和不肥不瘦的身段。

我去打电话时,嫣嫣也藉打电话走过来。

防屏蔽邮箱:gengxin25@163.com
         牢记此站,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www.youyou11.tv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